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又是一年三月三  

2009-04-12 22:28:33|  分类: 抒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又是一年三月三,山朗、水涨、太阳红。想来江南早已是一片绿肥红瘦了,那云之南的白族三月街一定很是风趣诱人吧。虽说今年北方的气候有些偏冷,初春的天气尤如稚童的脸一日三变,但也早已错过了散学放鸢的最佳时间。贪玩的孩子们收起了那长长的线,又背起了沉重的书包。北国的黄土地已耐不住长冬的寂寞与孤独,草芽子在这忽冷忽热的天气里还是探出了鹅黄色的尖儿。树上的新芽也渐次舒展成了片片嫩叶。这几天周主山植物园里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李花以及爬满山坡的无名的野黄花不失时机的纷纷绽开了芳容。最显眼的仍然要数庄稼人的庄稼地,那成片的麦田此时已是绿色的海。油菜地的金黄色把这无边的绿海点缀成了一幅精美的油画。天空时不时的翻飞几只甚至一大群燕子,间或又飞翔过几只白鹭鸟儿,疾逝的鸽群带来一串尖细的哨音,于是这一片春色就在这美丽里又活生生的跃动起来。

三月初一是徽县州主山神主玄灵王父子的庙会。籍着这一个民俗节日,借着这一片关不住的春色,托了这两位老神仙的福份,徽县举办起第二届凤凰山民俗文化节。一对对的红男绿女,一群群的老人孩子乘兴上山踏青来了。沿着车路盘桓而上,一盏盏红灯在春日的阳光映照下醒目的高悬于杆头。轿车的喇叭声与游人的说笑声交织一片。老远就看见“金徽山庄”的大门外一条巨大的彩虹门拔地而起,横飘于公路上空。错落有致的山庄院内,一幅幅充满地域特色的摄影作品吸引来游人的注视。真佩服那摄影人敏锐独到的眼光:一只攀上树杆的螃蟹居然让他定格在了画面里,一只枝间鸣叫的小鸟也被她不偏不倚的捕入镜头,那一节连理的枝丫不由人联想到一对温情相拥的恋人。那一幅云海绕山腰的凤山仰视图,美丽中又流露出栖凤阁周围一丝隐隐的神秘。再看那《油画》、《田园》、《激流》…有的细腻,有的大气。细的精致,大的雄伟,从不同的侧面展露出徽县山河秀美的寓意来。江山如此多娇!院内东大厅里召开着文学艺术笔会,几位“大家”在兴头上侃侃而谈,不时博来众人的欢声应合。我仔细聆听着大伙对徽县文艺创作的评述交流,聆听着那位老先生的获奖感言,心里豁然一亮:原来文学大家就在你的身边,原来这文学并不神秘,只要你善于观察、善于发现、善于描述,那平凡世界中的金玉你也能挖掘出来。那几位不显山露水的女作家,一声不吭的坐着,乍一看俨然就是家庭主妇嘛!成就一经人介绍,还真把人能吓趴下。“入得厨房,上得厅堂、写得文章”,徽县这地方果真藏龙卧凤、地灵人杰。佩服!佩服呀!大厅的墙上挂满了书画艺人们的佳作,第二天还进行了现场创作。只可惜我对这书画的鉴赏有点外行。只觉得这画儿画幅优美、这字儿字体遒劲。再不敢妄加评述了,不然会贻笑大方的。

半山腰的奇石园,游人如织,人面桃花相映红。那千奇百怪的石头,其实就是一群来自大山的精灵。它们以多变的姿态吊起了人最大限度的想象力。你说这块象苍鹰、玉兔,我说这块象雄鸡、绵羊,他又说那块象老人、村姑…但我想只要你认为它象什么,那么这些石头就和这些赏石头的人一样具有文化的品位了。游人们不分老少也没忘在这奇花异石间留张靓影。一声“茄子”喊起,镜头里的人还没露齿,镜头外的看客却笑弯了腰。

半道上是农特产品的展区。有徽县的特产银杏茶,芳香植物油等等。游人们拥挤到这里一边看着一边倾听着服务人员对产品的讲解。金徽酒展台前吸引来众多的爷们,他们一边免费品尝着金徽酒的甘醇,一边也倾听着销售人员对酒的推介。还是那山核桃工艺品和栗亭砚台的魅力更大些,我被吸引过来久久的驻足在这两处展台前。真羡慕那农民艺人巧夺天工的手,要不是你的巧妙摆弄,那些丑陋而刺人的山核桃绝对还仍然是一堆无人问津的垃圾。这一只只古香古色的花瓶,尤如出土于秦汉大墓中的古董,朴拙中又显现出近乎机制式不可挑剔的曲线美。那蹄踏飞雀、昂首奔腾的骏马无疑是这类工艺品中的代表作。它轻盈飘逸的神姿,把人的思绪一下子带到了冷兵器的时代里。我仿佛看到汉武大帝高坐马上,率领他的雄师正挥戈西进,张开了中国的两掖。这匹神驹绝对就是封勒燕然的功臣之一了。难怪一代诗圣能写出《房兵曹胡马》的佳句来,原来你就是那原型。砚台当然是古今书画家最爱的了。天下的名砚不胜枚举,什么端砚、泥砚的我都未目睹过。我心想所谓砚台者,无非就是四四方方的一块凹石而已。及至看到这栗亭砚,我才真正改变了对砚台的误解,才对这文宝产生了兴趣。栗亭砚色如栗壳,即没有羊脂玉的肥腻,也没有陶瓷器的火气,温温润润的。更兼艺人因势造形的加工,或如日卧海波、或如牛角昂首、或如三秋桐叶、或如葫芦琵琶,实用前先给了人以视觉上的美感享受。据说这砚创始于唐宋时期,宋代的米芾、清代的沈清崖与《肃州志》对其均有记述。不知诗圣当年流寓栗亭写“首路栗亭西,尚想凤凰村”的诗句时可曾用过这一方神器?幸好千年之后,经艺人们的刻意挖掘,这一古物又重放光彩了。

山顶的凤凰台上,虽未见凤凰翱游,倒是那飘扬的彩旗、巨大的氢气球、优雅的健美操、轻盈的舞蹈引来人们长久的关注和流连。几番激情广场大家唱,吊足了青少年男女的参与劲,赢来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

随着人流拾级东下,长长的、陡斜的台阶上满是人头攒动。徽县城更是一览无余。整修后的西河道如一条银色的哈达,几只红色游船摇曳在人工湖上,被船身荡碎的凌凌波光一直耀进下山人的眼里。山道两旁,苍松、翠柏、青竹、绿棕,一排排,一片片,密密匝匝的。这葱郁的山、这明净的水、这安逸的人,相互交织辉映,勾勒出一幅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山下的玄灵王庙前正在演唱大戏,不大的广场里,经商的、进香的、看戏的、无所事事闲逛的比比皆是。一声王宝钏的哭诉,不由得让人回忆起去年的震灾来。看那神庙高耸的屋脊上稳稳的坐着几只神兽,心底下就觉得有些奇怪:玄灵王父子你能庇护你的庙堂在去年的大震中毫发无损,咋就挽留不住这老百姓也能沾光的戏台子?看这场中央不规则的太极图,我猜想你父子一定是得了道的真人。当年给唐懿宗只敬献了一次甘醪便换来了因功封赏,如今徽州的百姓在香火中敬奉了你父子千年,今后可得多荫佑你的这一方子民了!

一边想着,一边走着,不知不觉,已走到了山路尽头。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又是一年三月三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