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那些土得掉渣的名字  

2009-06-25 12:18:01|  分类: 史话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土得掉渣的名字

那些土的掉渣的名字 - cpy547002506 - cpy547002506的博客那些土的掉渣的名字 - cpy547002506 - cpy547002506的博客

先前读鲁迅先生的作品时注意到一种现象:凡涉及农民角色的人名,都是些阿三、润土、七斤嫂、何九叔之类的。那时觉得这些名字不仅俗气,而且更缺少文化的气息。后来经过与自己身边熟知的农民人的名字比较,才觉得这些其实都是历史信息的真实体现。不光鲁迅笔下的农民人名如此,就是解放后五六十年代的农民人,他们的名字也仍然朴素如他们脚下的黄土地,而且甚至土得有些掉渣。但我的言下之意里并没有鄙视他们的意思,相反觉得这更有几份真实亲切的乡土气息。和当下国人们给孩子起的有点崇洋媚外的新派名字比起来,这些土土的名字更显现出中国农民千百年来的黔首本色。中国农民人的名字,是与他们赖以生存的那方土地、那方山水、那段历史、那种文化氛围息息相关着的。

我的故乡在大西北的乡下,老辈人给娃娃们取小名,啥讲究都没有,纯粹就是为了给娃娃一个代号。他们取名的方法太随意、太容易了。可能只依据了性别,依据了长幼,也可能为了一个啥念想、一个啥说法,或者干脆就啥也不是。我给你说几个我的乡邻们的小名你听听,或许你会觉得有些滑稽、有些老土,但你千万别嘲笑他们,因为他们就在我身边活生生的存在着,是正活跃在我故乡田野里的一群庄稼汉子,是与你一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狗求子、牛女子、猪娃子,这三人是以出生属相为依据所起的小名。大求子、碎求哥、三求子、白求子、求哥子、求娃子、求崩子、碎崩子、求把子、大把子、弟娃子、大牛子、大脬(pao)子这些是属于男性的小名。有一位老师的大名仍叫马五斤,当然是因为他出生后只称了五斤的缘故。骚女子、臭的、臭女子、碎女子、女娃子、臭娃子、臭蛋子这些想当然是女性的角色吗?那可不一定,其实“臭的、骚女子”却是两个男人的小名。另外我再说几个人名你猜猜,看他们的性别是啥?他的父母出于什么原因和目的给他起的这小名:出脱子、狼伤子、摸胡子、白猪娃、碎蛋子、枣核子、杨拜子、三回子、圪渣子、七十子、引男子、调过子、改改子、招弟子、榜浪子。

我有一个邻家长辈讲的关于名字的真实故事: 八十年代,一个农民人去公社的粮站上缴公粮,粮站负责开收据的人问这人: “你叫啥名字?”答:“我叫朱龌龊。”这位开票人不会写这两字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于是便说:“干脆把你兄弟的名字写上,他叫啥?”答:“他叫朱龌龌,龌龊的龌。”开票人还是不会写。无奈了又问“那你碎弟弟总不叫朱龊龊吧?”结果这缴粮人说“唉,对对,他就叫朱龊龊。我们是叉叉名。”这开票人死活写不出龌龊两字来。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便说“那把你老爹的名字写上算了,他叫个啥?”缴粮人说:“他叫朱尴尬(谐音猪尴尬)”。

话说至此,我想起了苏轼的两句诗“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衰皆自然”。一个简单的人名体现了一个时代的风貌,如今这社会已进步到了一个新的文化时代,那些老辈人所用过的名字已不大被人所用了,也感觉有点陈旧,就是我那些同龄的伙伴,如今见面打招呼,叫大名吧感觉有点儿见外,叫小名吧虽然亲切又总感觉有点碍口。而每每想起这些真实的名字,却都使人不由得感到亲切。使人不由得就怀念起我那充满乡土田园气息的童年生活来。 那些土的掉渣的名字 - cpy547002506 - cpy547002506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