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唐代柳宗元《兴州江运记》探讨  

2010-07-11 10:32:36|  分类: 史学探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代严砺对兴州长举西界嘉陵江某一支流的疏导利用

秦州雁

《兴州江运记》是唐代柳宗元记述兴州御史大夫严砺疏导嘉陵江某支流改善军粮运输条件事迹的一篇散文。依据地理方位与唐代中后期的历史背景考证,经疏导新辟的运粮河道与沟通成县至嘉陵江的西汉水段的可能性较大。

《兴州江运记》记述到:唐德宗贞元十五年七月至二十一(公元799——805)年的五年间,梓州盐亭县人御史大夫严砺任山南西道兴州节度使,为改善自兴州长举(今陕西略阳白水江镇长丰村)至成州(今甘肃成县)西界的军粮运输条件,加强边防,严砺调用军币军力疏浚了嘉陵江通往成州西界的某一河道。

其时代背景是:吐蕃趁唐朝 安史之乱之机,于唐代宗宝应元年(公元762)入大震关,攻陷岷州、秦州、渭州、成州等陇右十州之地,成州为唐蕃军事冲突的前沿地区之一。德宗贞元三年(公元787)唐蕃双方在平凉会盟,吐蕃的蓄意挑衅致使双方冲突升级,此后吐蕃对唐大举用兵,攻陷成州上禄县(今西和县),贞元五年(公元789),成州州治由上禄建安城东移至同谷西界的泥功山(今成县二郎乡牛心山),唐蕃在上禄——同谷一线形成对峙局面。唐朝在成州西界多戍兵,但军粮由兴州长举向西经河池县青泥岭翻越青泥道的陆路运送艰难至极,故而《兴州江运记》记载云兴州之西为戎居,岁备亭障,实以精卒。以道之陷隘,兵困于食,守用不固自长举北至于青泥山,又西抵于成州,过栗亭川、逾宝井堡,崖谷峻隘,十里百折,负重而上,若捣利刃运夫毕力,守卒延颈,嗷嗷之声,其可哀也,若是者绵三百里而余…”

由于青泥道(唐代时翻越河池县青泥岭的一段古蜀道)过于艰险,严重影响了军粮运送,使兵困于食,守用不固,节度使严砺在通过调查熟悉当地山水地理之后,认为自长举之西,可以导江而下,二百里而至,于是出军府之币转巨石、仆大木随山之曲直以休人力,顺地之高下以杀湍捍。决去壅土,疏导江涛。疏浚之后的青泥河或西汉水使军粮运送雷腾云奔,百里一瞬,丞徒讴歌,枕卧而至

勘察长举之西,青泥山附近有三条江河可通往成州地界。其中,洛河(白水江)位于成州东界,仅仅通往今成县东部的红川镇、店村镇、徽县泥阳镇、江洛镇一带,离成州西界较远。这在转运军粮方面还须在走几十里山路,故而严砺疏导洛河的可能性似乎不大;而位置较南侧的青泥河自古兴州今陕西略阳县封家坝、青泥河乡一直通往成州西界今成县、西和交接处,严砺疏导的这条江为青泥河的可能性大一些。然而,这里仍有令人值得起疑的地方。虽然青泥河地理位置于《兴州江运记》所描述的位置很相似,但结合许多地理志关于浊水的有关记载,观察青泥河河道上游飞龙峡段的地理实际状况,古代青泥河通漕航运的可能性似乎也不大,令人生疑。理由之一:《水经注》记载曰:(浊)水出浊城北,东流与丁令溪水会。其水北出丁令谷,南径武街城西,东南入浊水。浊水又东径武街城南,故下辨县治也。……浊水又东,宏休水注之。水出北溪,南径武街城东,而南流注于浊水。浊水又东径白石县南。《续汉书》曰:虞诩为武都太守,下辨东三十余里有峡,峡中白水生大石,障塞水流,春夏辄濆溢,败坏城郭。诩使人烧石,以醢灌之。石皆碎裂,因镌去焉。遂无泛溢之害。浊水即白水之异名也。青泥河在飞龙峡段峡口处曾有大石障塞水流,春夏辄濆溢,败坏城郭。直至20世纪的50年代这一八卦巨石才被炸平。其二:飞龙峡内峡谷狭窄,水流落差很大,不利拉纤通航。

兴州之西长举之南,离青泥岭、青泥道较远一些的西汉水,自略阳徐家坪镇(古兴州明水县)向西经甘肃陇南市康县、成县交界地带,一直可达西和县境(古成州西境之上禄县)。河流平稳,河道宽阔,由兴州嘉陵江直通成州西侧,最具备通航的条件。唐代之前所称嘉陵江其实就是今西汉水,《水经注?漾水》有汉水又南入嘉陵道而为嘉陵水之记载。唐《元和郡县志》也记载西汉水,一名嘉陵水。今所谓嘉陵江者唐之前称故道水、也称凤溪水,自北宋《元丰九域志》文献记载开嘉陵江。所以,当年严砺所疏之江也就是西汉水无疑了。

由于唐代气候总体偏暖,降水充足,经疏导后的嘉陵江(即当时的西汉水)沟通故道水(今嘉陵江)航运,这也就使军粮运送实现了由兴州至成州西界间更为便捷高效的水运。由此避免了经青泥道陆路运送军粮盛秋水潦、穷冬雨雪、牛马相籍的艰难,也避免了青泥道上以往颠簸腾籍,糗粮填谷的损失。最重要的是通过刊山导江保证了军粮运送,使戍人无虞,专力待寇,有利于加强唐军对当地的军事防御。另外,通过这一政府行为,为地方上的物资交流输送新辟了一条捷径,有利于繁荣地方经济。

基于严砺刊山导江的政绩,唐顺宗永贞元年(公元805年),在正月—八月间短暂的永贞革新中,严砺升迁礼部尚书。之后,兴州“官民”密以其刊山导江之事,愿刻岩石,并嘱托散文大家柳宗元作《兴州江运记》以颂其事。这篇记事散文的写作时间当在唐顺宗永贞元年,柳宗元任监察御史与尚书礼部员外郎期间。当柳宗元遭逢“叔文败,与同辈七人俱贬。宗元为邵州刺史。在道,再贬永州司马。”的被贬官命运之后,尤其当严砺“元和四年,卒,赠司空。后监察御史元稹奉使东川,劾发其赃,请加恶谥。朝廷以其死,故但追田宅奴婢还其主,税外所敛悉蠲除云。”(《唐书严砺传》)之后,柳宗元绝不敢为朝廷的罪臣树碑立传,歌功颂德。因此,按情理推断,这篇散文的写作时间最有可能在严砺刚刚升迁而未获罪、柳宗元未遭贬官的永贞元年四月—八月之间。《新唐书·地理志》所谓“元和中”(805—815),节度使严砺自长举县而西疏嘉陵江二百里,通漕以馈成州戍兵的时间不准确。

                         201296日初改,2013115再修。

唐代严砺对成州青泥河的疏导利用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