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故乡杨家寺的打麦场  

2010-08-08 11:01:18|  分类: 史话天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州雁

故乡的打麦场很宽阔、很平坦、很光滑,是农村一年里最繁忙也最充满希望的地方。

故乡坐落在陇东南的黄土丘陵地带,山势平缓,故而山田特别得多。沿着泖水河谷、祁山山脉举目张望,几十里的川道以及两侧的沟沟岔岔,除了一个个的村庄,一丛丛的杨树、槐树,留在眼眶里最多的就数这些望不到尽头的山田。也由于山田特别多的缘故,故乡的冬麦种植面积比前川里多了许多。每年阴历的6月上旬开始,四野里那些望不到头的泛着金黄色的冬麦,在夏日骄阳的烘烤下从山根到山顶渐次成熟,家家户户这时开始起早贪黑的抢收这辛苦一年的成果了。忙碌十来天后,原先漫山遍野的金黄色被暂时码放在地里的一个个麦垛所取代。故乡的地势较高,比前川地带气温低两、三度,这就使得冬麦种植早种晚收,生长期比前川地带长了将近两月。农谚上说“白露高山麦”,当年的麦子抢收下来,紧赶慢赶着先腾出地块,翻耕了麦茬地,转眼间已临近白露节气,又忙于种植来年的冬麦了。由于从收到种的农时过于紧迫,这些收割下来又来不及在夏日里打碾的麦简简就被拉回大场里,除了预留下作为麦种的那部分外,其余的被摞成麦垛先搁置起来,待冬播与秋收结束后,农事闲暇下来才被打碾。

故乡的打麦场在麦子打碾结束后的冬季也能派上其他用场,可以当农人家积肥的场所,可以做娃娃们游戏和舞枪弄棒的教场。也有一些男人们会将胡麻杆摊在场里,让牲口拉动碌碡反复碾压,剥离出胡麻纤维。此后用手工纺出麻线,再在大场里拧出麻绳,纺出麻布。我曾见过我的爷爷、我的叔父以及邻家一些叔伯们在大场里用传统的手工技术纺织麻布的场景。用这些麻布缝制的装粮食的麻袋很是结实耐用,只可惜这些传统生活的镜头随着时代的变迁再也看不到了。

故乡的打麦场占地都有20多亩,这么大的一块平地农民人总不忍心让它赋闲一个春季,于是生产队集体经营时期,队里年年春季会将这麦场耕耘了,种上些夏初就能收获的萝卜白菜。说来也怪,这些种在大场里的菜比种在其它地里的菜长势要好得多。待到萝卜白菜收获之后,再将地翻耕一遍,然后用平田用的木模子将地表一圈圈一遍遍的抹平整,捡拾尽石子杂草等所有杂物,再用碌碡又一圈圈一遍遍的碾压瓷实,最后一块供今年打粮用的平展展光溜溜的打麦场就准备好了。

新麦场的四周摞上了新收上场的冬麦,中心地带留作打麦种子的场地。在我童年的印象里,生产队时期的麦垛子那个大呀,底部的直径有二三十米,高有四五十米,几个高大巍峨的麦垛子在十来天内会雄赳赳气昂昂的在场边上耸立起来,全队一年里所有的麦子,除了留作种子用的那部分外,其余的全被摞到这几个大麦垛里去了。

也不知道生产队集体经营的那些年月为啥那么忙,当全队的大大小小、男男女女一齐上阵抢收回麦子后,男人们又整日忙于耕田犁地,打碾麦种的任务只能由一帮女人们去完成。当年很少有农业机械,所有农活都依赖人力完成。打麦种子是一项细活,也是一项苦活。首先要筛选好种子,在所有的麦简简摞上大麦垛子前先挑选出籽粒饱满的好品种、好麦简子留作制种用。利用炎热的阳光将这些预留作种子的麦简简晒干,以便脱粒时容易些,同时要将夹杂在其中的杂种麦穗全部挑拣出来保证种子的清纯。一大清早开始,麦简子从腰上被解开来,头对头均匀的摊在大场里,几十排煞是整齐好看。此时麦子先让骄阳晒着,女人们可以抽空赶紧回家做点家务,为老人孩子和地里忙活的男人做些早餐。十点左右家务陆续忙完,场里的麦子也晒得差不多了,大家就操起老祖宗时代沿用至今的连枷,每行四人,头对着头打起场来。此时的打麦场里远远看去几十个连枷分成两组上下翻飞,传到耳内的是一片“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整齐的节律。用连枷打麦很讲究打麦人相互的默契协作,如果只是一人操连枷打麦,那声音很不连贯,打着打着就使人先在心里疲乏了。最起码两人配合起来,两只连枷一上一下,落地的声音只在一秒之间,一声连着一声,打起来就不感觉吃力。另外相互配合的两人挥动连枷的速度也要保持一致,不然一个快一个慢,那出手慢的一人连枷往往会被对方打飞。所以操连枷打麦前先要自由配对,出手快者配一对,出手慢者配一对。快者的一行已打出头歇息去了,慢者的一行还得再赶一会儿。这一遍打完后得把麦秆儿整个翻过来,原先底下的翻在上头,再打一遍。一行麦子翻前翻后的打两遍,基本上就脱粒干净了。一天之内可以打三、四场,连续十多天下来,一年的麦种也就准备够了。土地划分到户后,劳动效率比以前提高了许多,虽然人力打麦种仍然忙碌一些、辛苦一些,但比起生产队时期轻松多了,不需几天便会完工。那时大人在场内忙碌,大点的孩子也会帮大人们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故乡的童谣里唱到“六月六,麦上场,连枷打,簸箕扬,一扬扬到见夕阳。”的却如此呀!

家乡还有句民谣:“割倒麦子拔胡麻,胡麻拔了转娘家”,说的是麦子收割完不久,秋田作物胡麻就已成熟了。家乡基于特殊的高原气候,夏秋季节的作物次第成熟,待胡麻收拾回来,转眼间洋芋、玉米又到了采收时节。尤其是为了作物倒茬,有些大秋作物要为种冬麦腾出地块来,所以从收麦开始的整个夏秋季节,家乡的父老们不得清闲。“白露高山麦”,阳历9月初从山顶开始,冬麦的播种就开始了,前前后后又忙碌一二十天。

“八月是塌月,九月是朽月。”八、九月是多雨的月份,自然利于种植而不利于打碾。待到十月之后雨季结束,其他的农活干完,这时就可以专心打碾冬场,我的故乡因此盛行碾冬场。三更半夜时分,队长会在广播里喊:“四队人,赶紧起来摊场了——”大伙儿很快会来到场内,从大麦垛上拆下麦简简,拆开来并平摊在场上,然后由五六对骡马或者黄牛依着逆时针方向转圈的惯例牵动碌碡,在“咯吱、咯吱、咯吱”连续不断的碌碡转动声里打碾冬场的工作就正式开始了。摊好了场,排好了吆驾牲口的班次,其他人可以暂时回家歇一口气。倘若遇到天冷,还会在场边下风向处捡个安全地带生一团大火供大家御寒。麦子碾上一段时间后需要抖翻一下,将下层的翻到上层来碾碾,这样脱粒的效果会更好一些。此时队长会在夹道里拉长声音喊“抖场了——抖场了——”,大伙就又聚到场里操起木叉忙碌起来。抖场是有讲究的,必须逆着碌碡转动的方向即顺时针方向抖动才行。第一次若由圆周向外抖,第二次就要由圆心向里抖,这样抖出的场面才会均匀。周边碌碡碾不到的地方则需人用连枷打上不止一遍,而且一边碾一边要将上层已经脱粒干净了的麦草起到场外去,还得将外围周边的麦秆不时向内收拢。大约在午后一点钟,麦穗上的麦粒全被碾脱下来,就开始起场了。用木叉挑出麦草,将剩余的麦粒连同麦衣在内的混杂物推在场中心,呈东西向堆成一条长垄,善于扬场的男把式操起木锨借着初冬稳定的西北风将麦粒和麦衣的混合物抛向空中,麦粒会在稍稍倾向北边的原地落下,而轻飘飘的麦衣则被风吹到下风地带,大约一个时辰左右,一堆小山丘似地让农民人喜不自胜的麦子就干干净净的分离出来了。

故乡的打麦场,也是给我留下童趣的地方。我们一群捣蛋鬼用麦简简盖过“房子”,在麦草堆里打过“地洞”,在麦场里翻过筋斗,用麦秆秆编织过蚂蚱笼,抓过蛐蛐,还在碾冬场时用来御寒的火堆里烧过洋芋,爆过玉米花……

这几年随着农业机械的推广使用,麦子收上场之后,家乡的父老们已选择使用拖拉机或者脱粒机打碾,用不了几天一季麦子就能打碾归仓。由于劳动效率提高了,农时不再那么紧张,碾冬场的情景也就越来越少,大有绝迹的迹象,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呀! 

故乡杨家寺的打麦场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故乡杨家寺的打麦场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故乡杨家寺的打麦场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故乡杨家寺的打麦场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故乡杨家寺的打麦场 - 秦州雁 - 秦州雁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93)|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