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杜甫在徽县的行程及相关的纪行诗  

2011-10-07 09:55:22|  分类: 杜甫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甫在徽县的行程及相关的纪行诗

  秦州雁

唐代现实主义的大诗人杜甫乾元二年(公元759)秋冬之际“去华适秦”继而“去秦入蜀”,在“一岁四行役”远赴成都的过程中,有一段路经古河池县境的经历。杜甫当年是沿着徽县木皮岭上的木皮道与青泥岭上的青泥道这两条官道由陇入蜀的。

唐肃宗乾元二年十二月初一日,杜甫一家从同谷(今成县)出发远赴成都。首先经店村、横川一线前往栗亭镇,在今徽县栗川乡杜公村一带经过几日短暂的停留后,向南沿木皮古道攀越了木皮岭,道经庙山瓦房村(杜诗里的当房村)、小地坝、小河村(古白沙渡)、到达大河店子(今大河店乡政府所在地),再转登青泥古道,朝东北方向越上黑沟、大石窑、青泥驿(今青泥店子村,遗存有三通明代修路碑)至吊沟、孟家滩、再至武家坪太和庵、绕青泥岭铁山南侧栈道,沿穆家沟(潘家那下)一线下山(在老虞关街通往铁山的山脚下至今存有明代宪宗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虞关巡检使许清《修路摩崖碑记》),于夜半时分在位于今虞关乡的老虞关渡处横渡嘉陵江,进入大八渡沟,过峡门翻山出陇右地界,沿十八盘沟、庙坪(庙湾)、山关、三官殿、九股树、金池院路到达略阳县境。

杜甫在上述一段历经河池县境的艰险旅途中写下了《木皮岭》、《白沙渡》、《水会渡》三首诗,对河池县境内的木皮岭、白水江上的官桥坝渡口、嘉陵江上的虞关渡口以及青泥岭进行了纪行描写。

关于木皮岭、白沙渡:《徽县新志》记载“木皮岭,西南三十里。一名柳树崖,脉与龙洞山联属,石径层沓,人马登陟崖坎,艰于行。地坝山,西南六十里,突兀高峰,云烟万叠,为邑之西南屏障。唐杜甫诗‘西崖特秀发,焕若灵芝繁。润聚金碧气,清无沙土痕’是也。其山多蕙,亦名兰山。”木皮岭其地在徽县城西南30里处,即今徽县栗川乡栗亭村南10里的木兰花掌,因山多木兰,其皮为中药厚朴,古名木皮岭,今属大河乡庙山村辖。越过木皮岭,穿过小地坝,行人沿小地坝河水东南行至河口今名小河厂处,被洛河干流所阻,古名官桥坝,非摆渡绝不能前行。此处“水清石磊磊,沙白滩漫漫”,当为杜甫陇右纪行诗里的白沙渡。

青泥岭:山脉横亘在徽县东南嘉陵、大河店、虞关三乡镇之间,绵延20多公里。从徽县城朝东南眺望,青泥山脉的最高峰——青泥岭(铁山)高耸于群山之巅,海拔高达1746米。《太平寰宇记》、《郡国志》、《徽县新志》等史志记载:“青泥岭在兴州长举县西北五十三里,接溪山东即今通路,悬崖万仞,上多云雨,行者屡陷泥淖,故曰青泥岭。东南四十里巾子山,其山巅望之形似巾子,故名。其色如铁,又名铁山。唐谓之青泥,宋始称铁山。陡壁直上约五、六里至其巅,俯瞰城郭。西南倚山一角,有虞关镇。”

清代乾隆、嘉庆两朝,徽县城关先农人、翰林国史纂修、文渊阁校理张绶写有一篇《铁山铸钟记》,文章简明扼要的描述了铁山环境:“铁山在城南四十里……刘子羽谓蜀口有铁山栈道之隘。自下而上约十里,路仅容足,步步险绝。悬崖清泉涌出,深可十余丈,其下为太平庵。虞关、青泥岭、嘉陵江,林壑奇峭,我徽一大观也……”

青泥岭铁山西北接木皮岭,东南临嘉陵江,青泥道蜿蜒其上。

唐代大散文家柳宗元在叙事散文《兴州江运记》里记述了唐德宗贞元十七至二十一年(公元799—804)间御史大夫严砺任山南西道兴州节度使时,为改善自兴州长举(今陕西略阳县)至成州(今甘肃成县)西界的军粮运输条件,疏浚嘉陵江航道的事迹。文章记述到:“兴州之西为戎居,岁备亭障,实以精卒。以道之险隘,兵困于食,守用不固…自长举北至于青泥山,又西抵于成州,过栗亭川、逾宝井堡,崖谷峻隘,十里百折,负重而上,若捣利刃,颠踣腾箱,血流栈道…运夫毕力,守卒延颈,嗷嗷之声,其可哀也,若是者绵三百里而余…”这段话可佐证唐代时的青泥道(翻越河池县青泥岭的一段古蜀道)虽然极为艰险,但却是一条南北必经通道。今天,从徽县城南过水阳乡石家峡进入南山,在典华山口深沟村涉足于青泥河(深沟河),沿途仍可见青泥古栈道痕迹。沿着盘山古道上行,下临绝壁深渊,山石犬牙交错。至青泥店村(古青泥驿)到太和庵,可沿小径上达青泥岭铁山峰顶。而从太和庵绕铁山西南可下至嘉陵江、虞关,沿途青泥路古栈道痕迹时隐时现,道路崎岖盘桓。若遇云雨天气,,这60余里泥泞山道行走起来异常艰难,宋以前各代在青泥岭半山腰设立青泥驿站供路人歇息。唐代诗人元稹《青云驿》诗云:“岧绕青云岭,下有千仞蹊。徘徊不能上,人倦马亦嘶”;北宋殿中侍御史赵抃在景佑元年(1034)及以后的数年中数次自长安入蜀走青泥道。他在《过铁山》中写道:“暂留山驿又晨兴,西望旌旄想旧朋…境上凭侍逐远境,青泥寒晓入云登”。

鉴于青泥岭道路过于艰难,北宋至和元年(公元1054年)冬,在河池县令王令图的倡议下,利州路转运使李虞卿奏请朝廷改道新修经过白水峡(今徽县白水江下游峡谷)的白水路。李虞卿与知兴州军州事刘拱、权知长举县事李良祐、顺政县令商应祥、河池县令王令图发动兴、凤二州三县军民协同兴修,1055年修成自河池驿(今徽县银杏乡银杏村)至兴州长举驿(今略阳县白水江镇长丰村)的新路51里,缩短旧路(青泥路)里程33里,废掉青泥驿。此后由河池县前往长举县的入蜀道路便舍弃青泥路旧路而走白水路新路了,这条路线恰好相当于今天自徽县城西过观沟、五里铺、大河店乡十里墩、照壁崖一线至大河店乡,再沿白水峡南下抵达白水江镇长丰村的路线。

陇南成县石碑寨现存的南宋吴挺《世功保蜀忠德之碑》记载:“(绍熙)四年(公元1193)六月,(吴挺)公薨于(兴)州,及归葬,过青泥坂,泥淖陷胫”,这说明在南宋中期青泥岭仍然是自兴州至成州之间的必经之路。

杜甫当年到达白沙渡(位于今大河店乡小河铁厂处,古官桥坝东南三里处)时,白水峡中由凌空栈阁构成的白水路还未开通,自然也就不能顺流而下到达白水江镇,没有沿白水江镇附近处的小八渡沟(小八渡沟在虞关乡沿嘉陵江下行30余里,至白水峡口洛河入嘉陵江处的南岸山岗处,有清咸丰二年《重修白水江小八渡大路口善缘疏》碑可证)前往略阳。杜甫是向东借青泥道翻越青泥岭,到达古虞关街前嘉陵江上的虞关渡(即杜甫陇右纪行诗《水会渡》里的水会渡),然后进入大八渡沟翻山离开陇右,沿九股树、三川、中川、金池院山路,再沿河谷到达略阳地界的。

关于八渡沟、水会渡:《徽县新志·要道》记载:“自虞关西,沿江六里(顺流)渡嘉陵江,进小百渡沟而至略阳金池院路,山溪险绝,负贩者尚由此行”。小百渡沟即《徽县志》所载今徽县虞关乡政府与火车站所在地对面嘉陵江南岸的大八渡沟,沟内至今遗留有明代修路摩崖石刻。《略阳县志》记载:“大八渡山,在北七十里。壁立陡险,林溪交萃,中间一线之路。山阳曰烟洞沟,山阴曰大横渠,荣一骑,盘旋而上。南巅建关帝庙,北巅结茅店,数椽中通,石梁一二里,东西巨壑,幽崖深畿,千仞要害之区以北为首。”水会渡即位于今徽县虞关乡老虞关街前的老虞关渡(在嘉陵江与八渡沟河交汇处北上2里处,此处学校院内还遗存有1932年李铁军《虞关义渡记》碑,江上摆渡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才为吊桥所取代。1981年嘉陵江大水冲毁老虞关街,此后历史上长久以来围绕虞关的行政中心才下移到今虞关火车站所在地)。

杜甫《木皮岭》一诗里有“高有废阁道,摧折如短辕”两句,杜甫所走的这段“废阁道”恰恰是成州同谷县至兴州长举县一带的古“木皮道”,沿木皮道向东过白沙渡,再转而向北登上青泥山脉就踏上了青泥道。青泥岭与青泥道是宋代之前由陇入蜀的“嘉陵道”中艰险的一段,而在大八渡沟必经的一段300多米长的手扒崖又是这段路途中最为险绝的路段。 

明代嘉靖癸亥年(公元1561)徽州知州孟鹏年主修郭从道编纂的《徽郡志》与清代嘉庆十四年(1809年)知县张伯魁编纂的《徽县志》以及中华民国十二年(1923)徽县知县董杏林主编、赵忠灵纂写的《徽县新志》收录了宋代诗人赵抃的《过青泥岭》诗,诗云“老杜休夸蜀道难,我闻天险不同山。青泥岭上青云路,二十年来七往还。”这诗也可旁佐唐宋时期杜甫曾经行青泥岭上之青云路。

但杜甫在这一段旅程中没有留下专门描写青泥岭的纪行诗,这于经过青泥岭时的日期、时刻有关系。

从杜甫《发同谷》一诗的自注来看,杜甫赴蜀的首次上路时间在十二月初一日,地点在栗亭西的成县飞龙峡凤凰村,再次上路地点在栗亭镇。在《白沙渡》诗里有“日暮中流半”句,继而《水会渡》诗里有“山行有长程,中夜尚未安。微月没已久,崖倾路何难”句。这说明杜甫一家从栗亭出发到达徽县大河店乡白沙渡时是日暮时分,在翻越青泥岭赶往虞关乡水会渡时,时辰已过了微月早已落下的半夜,诗人一家自栗亭至虞关是在一日之内。假若杜甫发同谷后连日行走在入蜀道上,同谷至栗亭间的50余里距离为一日行程,则到达虞关乡水会渡夜渡嘉陵江时,就在十二月初二日半夜(即中夜)。但初一、初二日整夜不会有月光,“中夜微月没已久”所反映的月相与初七日之前的情况相似(初七日的月落理论推算时刻在23时40分许。推算办法:月球绕地公转的周期是29.53日,在每月朔日(月末)18时位于西方地平线,之后每日向东升移12.2°,初七日这天傍晚时分月球位于天际西方地平线以上85°24′,按照地球每小时自转15°计算,5小时40分后(即当地地方时23时40分)月球将位于西方地平线以下。山区受地势影响月落时刻比此更早)。 

依据杜甫《白沙渡》、《水会渡》二诗中的月相及景观描写以及与《发同谷》之间隐含的行程上的时间差也可判断出,杜甫当年没有沿白水峡下达白水江镇抵嘉陵江边,而是在十二月初七日之前的某日夜半时分翻越了青泥岭继而到达嘉陵江上的水会渡的。

青泥岭在白沙渡、水会渡两地之间,杜甫《水会渡》诗里的“山行有常程,中夜尚未安。微月没已久,崖倾路何难”四句从行程上、内容上判断描写的恰是青泥岭。由于中夜微月没已久,崖倾路难,漆黑的夜中杜甫翻越青泥岭时眼前自然看不清青泥岭的景色,因而杜甫也就未能写出专门描写青泥岭的纪行诗;《水会渡》诗里 “大江动我前,汹若溟渤宽。篙师暗理楫,歌笑轻波澜。”的大江就是水会渡处的嘉陵江;“霜浓木石滑,风疾手足寒。入舟已千忧,陟巘仍万盘”的万盘陟巘指的是大八渡沟与三官殿之间的手扒崖、十八盘这段山路;“回眺积水外,始知众星干”说明杜甫入八渡沟翻越八渡山至寨家山山顶一带时天已大亮了。

杜甫发同谷时明确的目的地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成都,故而行路匆匆。由发同谷之后的纪行诗所隐含的时间来看,杜甫路经当时的河池县在今徽县境内前后最多六七天时间,后人明确所知他依次写下了《木皮岭》、《白沙渡》、《水会渡》三首纪行诗。另按唐代咸通年间(公元879年)成州刺史赵鸿的说法,杜甫在栗亭曾遗留有“今已不见”的《栗亭十咏》诗。杜甫在翻越木皮岭至水会渡时,“山行有常程,中夜尚未安”,因而在漆黑的青泥岭路途中没有逗留,自然也就没有专门描写青泥岭的纪行诗。但注重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的杜甫也没有忘记向世人告诉亲历青泥岭时的艰辛,因而仍在《水会渡》一诗里将此一日行程进行了简明扼要的概括。

               2010年6月初稿,2011年9月修改

  附杜甫历徽诗三首

《木皮岭》——杜甫

首路栗亭西,尚想凤凰村。 季冬携童稚,辛苦赴蜀门。

南登木皮岭,艰险不易论。 汗流被我体,祁寒为之暄。

远岫争辅佐,千岩自崩奔。 始知五岳外,别有他山尊。

仰干塞大明,俯入裂厚坤。 再闻虎豹斗,屡局风水昏。

高有废阁道,摧折如短辕。 下有冬青林,石上走长根。

西崖特秀发,焕若灵芝繁。 润聚金碧气,清无沙土痕。

忆观昆仑图,目击悬圃存。 对此欲何适,默伤垂老魂。

《白沙渡》——杜甫

畏途随长江,渡口下绝岸。 差池上舟楫,杳窕入云汉。

天寒荒野外,日暮中流半。 我马向北嘶,山猿饮相唤。

水清石礧礧,沙白滩漫漫。 迥然洗愁辛,多病一疏散。

高壁抵嵚崟,洪涛越凌乱。 临风独回首,揽辔复三叹。

《水会渡》——杜甫

山行有常程,中夜尚未安。 微月没已久,崖倾路何难。

大江动我前,汹若溟渤宽。 篙师暗理楫,歌笑轻波澜。

霜浓木石滑,风急手足寒。 入舟已千忧,陟巘仍万盘。

迥眺积水外,始知众星干。 远游令人瘦,衰疾惭加餐。

  评论这张
 
阅读(199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