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杨家寺村社火:下四川、送王哥  

2012-04-21 08:14:58|  分类: 老家社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一、下四川

人物   干哥  姑娘

干哥(白)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一层;一张桌子四条腿,一盏灯,一本经,一个尼姑来念经,一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二层;二张桌子八条腿,二盏灯,二本经,二个尼姑来念经,二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三层;三张桌子十二条腿,三盏灯,三本经,三个尼姑来念经,三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四层;四张桌子十六条腿,四盏灯,四本经,四个尼姑来念经,四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五层;五张桌子二十条腿,五盏灯,五本经,五个尼姑来念经,五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六层;六张桌子二十四条腿,六盏灯,六本经,六个尼姑来念经,六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七层;七张桌子二十八条腿,七盏灯,七本经,七个尼姑来念经,七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八层;八张桌子三十二条腿,八盏灯,八本经,八个尼姑来念经,八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九层;九张桌子三十六条腿,九盏灯,九本经,九个尼姑来念经,九个和尚来听经。

玲珑塔,塔玲珑,玲珑保我第十层;十张桌子四十条腿,十盏灯,十本经,十个尼姑来念经,十个和尚来听经。

干哥(唱):一去一去二三里,烟村烟村四五家,亭台亭台六七座,八九八九十枝花。西哩哩来啪啦啦,拐过弯弯来到干妹家。

干哥(白)    今天正月十四,明日正月十五,扬州城里天子大玩花灯。我一来看玩灯,二来看望幺妹着一回。说说话话,来到了妹子门下,叫一声妹子开门来。

姑娘(白):奴家不得闲。       干哥(白):不得闲,干啥着哩?

姑娘(白):奴家漂洋过海着哩。

干哥(白):家里边哪里来的洋哪里来的海?漂洋过海哩?

姑娘(白):不是那话。       干哥(白):不是那话是什么话?

姑娘(白):奴家洗锅抹灶着哩。

干哥(白):我妹子真真是会说话,洗锅抹灶就洗锅抹灶牟还说着是漂洋过海着哩,快给干哥开门来。

姑娘(白):奴家不得闲。    干哥(白):还不得闲,又干啥着哩?

姑娘(白):奴家打扮光棍着哩。

干哥(白):十七八的女娃子家里哪里来的光棍打扮着哩?

姑娘(白):不是那话。      干哥(白):不是那话是什么话?

姑娘(白):奴家抹杆杖着哩。

干哥(白):抹杆杖就抹杆杖牟还说是打扮光棍哩,快给干哥开门来。

姑娘(白):奴家还不得闲。   干哥(白):还不得闲,又干啥着哩?

姑娘(白):奴家喂娃着哩。

干哥(白):十七八的女娃子哪里来的娃娃?将谁家的娃娃抱着来给喂着哩?                   姑娘(白):不是那话。

干哥(白):不是那话是什么话?

姑娘(白):奴家东庄里拉了个猫娃,西庄里拉了个狗娃,扳口喂食着哩。

干哥(白):扳口喂食,三天剥皮,赶快给干哥开门来。

姑娘(白):奴家还不得闲。    干哥(白):还不得闲,还干啥着哩?

姑娘(白):奴家包粽子着哩。

干哥(白):哈哈,干哥再一下给提住了,干哥从秦州一路走到四川,走的干哥我口干舌燥,肚子咕噜咕噜直叫;给干哥把蜜调的稠稠儿的,多调上两碗,干哥美美的吃上两碗。

姑娘(白):不是那话。        干哥(白):不是那话是什么话?

姑娘(白):奴家缠脚着哩。

干哥(白):(装吐状)臭,缠脚就缠脚还说是包粽子着哩,看你把干哥咋哄来?这是妹子,不要磨蹭了,赶紧给干哥开门来。

姑娘(唱):哗啦啦把门开,开开门原来是干哥到。

姑娘(白):干哥请坐,先装上烟来后倒上茶,干哥吃烟。

干哥(白):两腿发酸,不爱吃烟。        姑娘(白):干哥喝茶。

干哥(白):上壳子没牙,不爱喝茶。

姑娘(白):干哥你一不吃烟,二不喝茶,来在我家,有的何事?

干哥(白):你看妹子将话言到哪里去了,今天正月十四,明日正月十五,扬州城里天子大玩花灯。一来玩灯,二来看望妹子,妹子你可情愿随干哥前去观灯?

姑娘(白):奴家愿去。

干哥(白):这是妹子,你要去的话,问过你的爹爹妈妈。

姑娘(白):这是爹爹妈妈,明天正月十五,扬州城里天子大放花灯,你娃我要去哩?

爹妈(白):我娃去不得,扬州城里猫儿头光棍多,害怕把我娃抢着去哩。                

姑娘(白):这是干哥。             干哥(白):怎样?

姑娘(白):爹爹妈妈言道,扬州城里猫儿头光棍多,害怕把奴家抢着去哩。

干哥(白):扬州城里共有九十九个猫儿头光棍,加上干哥刚好一百个,干哥是白脸窑子猫儿头光棍的头头,妹子不必害怕。

姑娘(白):这是爹爹妈妈。            爹妈(白):怎样?

姑娘(白):干哥言道扬州城里共有九十九个猫儿头光棍,加上干哥刚好一百个,干哥是白脸窑子猫儿头光棍的头头,不怕把你娃我抢去哩。                      爹妈(白):一定要去,快去快回。

姑娘(白):这是干哥,爹妈言道快去快回。

干哥(白):如此你就赶快打扮起来。

姑娘(唱):妹妹上了梳妆台,梳头的梳子拿起来;前面要梳锦鸡崖(ai),后边要梳羊尾心;两边梳起两条龙,中间要梳牡丹心;头上的青丝如墨染,脸上的胭脂腮粉红;柳叶眉毛如弓弯,杏核眼睛瘪瓒瓒;线杆鼻梁端上端,樱桃小口一点点;糯米银牙尖对尖,石榴裙下摆圆又圆;石榴裙下摆圆又圆,绫罗青丝系腰间;绿绸子裤儿猴打伞,三寸金莲露外边。

干哥(白):这是妹子,你跟上干哥去扬州观灯,干哥我还怕你哩?

姑娘(白):你还怕我什么呢?

干哥(白):我还怕你爹爹妈妈撵着来呢?

姑娘(白):干哥你听。            干哥(白):幺妹讲来。

姑娘(唱):奴爹爹七十又单八,奴妈妈耳聋眼又麻。

干哥(白):这是妹子,我还怕你哩?  姑娘(白):你还怕我什么呢?

干哥(白):我还怕你哥哥嫂嫂撵着来呢?

姑娘(白):干哥你听。             干哥(白):幺妹讲来。

姑娘(唱):奴哥哥南学把书念,奴嫂嫂怀抱小儿男。

干哥(白):这是妹子,我还怕你哩?  姑娘(白):你还怕我什么呢?

干哥(白):我还怕你弟弟妹妹撵着来呢?

姑娘(白):干哥你听。             干哥(白):幺妹讲来。

姑娘(唱):奴弟弟在外不在家,奴妹妹高楼绣牡丹。

干哥(白):这是妹子,我还怕你哩?  姑娘(白):你还怕我什么呢?

干哥(白):我还怕你中途路上没有盘缠哩?

姑娘(白):干哥你听。            干哥(白):幺妹讲来。

姑娘(唱):三十两纹银随身带,不愁路上没盘缠。

干哥(白):这是妹子,我还怕你哩? 姑娘(白):你还怕我什么呢?

干哥(白):我还怕你中途路上走不动哩?

姑娘(白):干哥你听。            干哥(白):幺妹讲来。

姑娘(唱):脱了旧鞋换新鞋,换了新鞋比你快。

干哥(白):这是妹子,你看前面明光光,亮晃晃的是什么地方?

姑娘(白):妹子不知道。

干哥(白):我就知道干哥与你不说,你就不知道,那就是扬州城,你看那城墙上的脊!

姑娘(白):是公鸡还是母鸡?

干哥(白):你光知道公鸡叫鸣,母鸡下蛋;那就是方天画戟,辕门射戟,你看㖞珠!

姑娘(白):公猪嘛母猪?

干哥(白):你光知道公猪跑圈,母猪下猪娃;那就是二龙戏珠,夜明宝珠。这是妹子,前面就是大杨城。

姑娘(白):公羊么母羊?

干哥(白):你光知道㖞地下跑得羊,山羊、绵羊、橘栗子羊、奶儿大的㖞大奶羊,那就是扬州城,这是妹子咱们二人开始大玩灯。

(合唱):一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一盏灯,不算灯,玉皇上帝一盏灯; 

二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二盏灯,不算灯,灌州二郎二盏灯;  

三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三盏灯,不算灯,三霄圣母三盏灯;   

四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四盏灯,不算灯,四大天天四盏灯;

五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五盏灯,不算灯,五方无地五盏灯;

六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六盏灯,不算灯,南斗六郎六盏灯;

七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七盏灯,不算灯,北斗七星七盏灯;

八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八盏灯,不算灯,八大金刚八盏灯;

九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九盏灯,不算灯,九天仙女九盏灯;

十盏灯,什么灯?干哥与妹表分明。

十盏灯,不算灯,十殿阎君十盏灯;

十殿阎君灯十盏,眼看前边有九盏灯。

九盏灯来灯九盏,眼看前边有八盏灯。

八盏灯来灯八盏,眼看前边有七盏灯。

七盏灯来灯七盏,眼看前边有六盏灯。

六盏灯灯六盏,眼看前边有五盏灯。

五盏灯来灯五盏,眼看前边有四盏灯。

四盏灯来灯四盏,眼看前边有三盏灯。

三盏灯来灯三盏,眼看前边有两盏灯。

两盏灯来灯两盏,眼看前边有一盏灯。

扬州城玩灯实好看,这才是下四川万古流传。

 

二二、 送王哥

正月里来是新年,王哥上工头一天。吃过干粮把水担,我把王哥细观点。你续工了我给你缝衣裳,不续了我给你烙干粮。

二月里二月八,我给王哥打银花。打了银花打簪子,胸膛上要吊银钎子。吊下的簪子通亮的,我连王哥一样的。我连王哥一样的,这才是吓爹爹妈妈的。

三月里正清明,我连王哥上新坟。上了新坟上旧坟,鹞子翻山马鞍城。

四月里四月八,王哥装的学生娃。白丝布汗衫靑甲甲,你看羡煞不羡煞。

五月里五端阳,我连王哥过端阳。你弹弦子我喝酒,哪里的欢乐哪里有。你一盅、我一盅,喝的王哥酔汹汹。喝的王哥啪啦啦颤,好像个孔雀戏牡丹。

六月里入伏天,王哥放羊荒草滩。日落西山羊进圈,怎么不见王哥的面。怎么不见王哥的面,我在门前打旋旋。

七月里拔胡麻,我给王哥梳头发。梳子梳来篦子刮,无有个头绳辫了它。帽根子要辫三齿宽,不打莲子实好看。帽根子要辫一支龙,天下再无有王哥的人。

手提鞭子脚入蹬,我把王哥送一送。送里送里越远了,眼泪花花飘满了。送里送里过山了,眼泪一抹心干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