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凌绝铁山览群峰  

2012-09-27 20:42:10|  分类: 传记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绝铁山览群峰

秦州雁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杜甫《望岳》诗云“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将这诗借用来描写徽县境内的青泥岭主峰铁山也是恰当不过的。

青泥岭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山,横亘于徽县东南部水阳乡、大河店乡、嘉陵镇、虞关乡之间,莽莽苍苍绵延20余公里。铁山海拔1746米,为青泥岭最高峰。眺望徽县城东南,可见铁山高耸于群山之巅。

《太平寰宇记》、《郡国志》、《徽县新志》记载:“青泥岭在兴州长举西北,接溪,山东即今通路,悬崖万仞、上多云雨,行者屡陷泥淖,故曰青泥岭。东南四十里巾子山,其山巅望之形似巾子,故名。其色如铁,又名铁山。唐谓之青泥,宋始称铁山。陡壁直上约五、六里至其巅,俯瞰城郭。西南倚山一角有虞关镇。”清代乾隆、嘉庆朝翰林国史纂修、文渊阁校理、徽县人张绶《铁山铸钟记》记曰:“铁山在城南四十里,双峰卓起,时出云雨……刘子羽谓蜀口有铁山栈道之隘,即此焉。自下而上约十里,路仅容足,步步险绝。其下为太平庵,虞关、青泥岭、嘉陵江。林壑奇峭,我徽一大观也……”

依史志与文献可知,青泥岭铁山西北接木皮岭,东南临嘉陵江,介于古兴州长举、成州同谷、凤州河池之间。蜿蜒其上的青泥道在汉唐以来是秦陇通往汉中、蜀川的必经官道。宋代至和二年(公元1055年)白水路修通之前,青泥道从河池驿(徽县城西15里银杏镇)出发,东经固镇(今徽县城区)南过牟家坝(水阳乡)入石家峡、典华山、深沟河至南山顶达青泥店,尔后沿山梁向南经李坝、三泉、武家坪到达铁山脚下太和庵,再转而西南行抵达鱼关渡(今嘉陵江边虞关乡老鱼关处)。无论自河池驿站抑或自鱼关老街至太和庵,蜿蜒于青泥岭中的山路一样艰险难行,故而古人在抵达铁山脚下的太和庵后都不得不驻足歇息一番。铁山周围幽美的自然环境又常常吸引过客们借机登临铁山绝顶,这不仅使得高峻的青泥岭铁山与艰险的青泥古道声名远扬,而且文人登临之后为后世留下大量咏叹青泥岭铁山的诗词文章。

且不论诗仙李白是否真到过青泥岭,其《蜀道难》为后人留下了“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以手抚膺坐长叹”的千古绝叹;诗圣杜甫乾元二年(公元759年)十二月间“离陇入蜀”途中,在《水会渡》诗里对青泥岭及古道留下了“山行有常程,中夜尚未安。微月没已久,崖倾路何难”的纪行描写。唐代武元衡《夜宿嘉陵江》诗曰“悠悠风旆绕山川,山驿空蒙雨作岩烟。路半嘉陵头已白,蜀门西上更青天。”元稹《青云驿》诗云“岧峣青云岭,下有千仞蹊。愿登青云路,若望丹霞梯。徘徊不可上,人倦马亦嘶。”北宋赵抃《过铁山》诗道“暂留山驿又晨兴,西望旌旄想旧朋…境上凭侍遂远意,青泥寒晓入云登。”明代伍福《过铁山》道“晓发河池郡,日薄风色寒。霜干马蹄疾,步步跻层峦。崎岖绕涧谷,鸟道多折盘。危桥架悬崖,深沟泻飞湍。登眺六十里,巇险千万般。”而明代虎谷人王云凤《过铁山》诗云“晓离李白青泥岭,暮渡吴玠仙人关。上如缘璧蜗曳汇涎,下如窜莽雉东翰。入蜀大抵无坦途,此地令人毛骨寒。悬崖峭壁扼深谷,枯松怪石生其间。魂惊目眩人蚁附,手扪足缩成蹒跚。”这一首首诗篇无不为后人展示了青泥岭铁山的高峻雄奇。

2012年9月23日逢周末闲暇,我与几位师友再登青泥岭摄影采风。9时从徽县城金源广场前乘车出发,先过水阳乡登上南山泰山庙,回首山下泰湖公园与徽县城,山青水秀,一片清丽。泰山庙内有黄飞虎等道家仙人塑像,庭院深深而寂寥无人。大殿后一株伟岸挺拔的白皮油松,好似守卫这一方净土的金刚卫士。寺院背后有盘山公路可通达青泥店子村,沿路有两三个自然村落,鸡犬相闻,收获到院子的玉米棒儿泛出诱人的金黄色。大约十时车至青泥店子村,村名来源皆因此村唐宋以来是翻越青泥岭山脉时官家歇脚的青泥驿站,私商住宿的青泥客店所在地。今年大河店乡借用国家实施西部地区贫困村整村推进的惠民政策,对青泥村原有的村舍、道路进行了整修、粉饰,修建了青泥文化广场,广场上雕塑了李白、杜甫两尊诗人造像,仿刻了李杜描写青泥岭的诗篇。粉白的墙壁上彩绘的古人行旅图,体现了古青泥村作为秦陇蜀川古道上驿站的特定功能。由此,青泥村的村舍面貌焕然一新,村子周围成为了富有历史文化气息的一个旅游景点。村后遗留有“远通吴楚”石刻修路碑与“玄天神路——新刊修路碑记” 石刻摩崖,这两处文物与另一块大清嘉庆十六年的修路碑刻为后人指明了古道的走向,见证了千余年来古道的发展历史。村周围大山遍生树木,松柏树苍翠欲滴,彰显了旺盛的生命力。野生毛栗树上结满鸡蛋大的果球,深秋中有些已经裂开了嘴儿,只待村民来采收。

青泥村南侧今有新开的简易农用车路蜿蜒于山中,沿着大石窑、光山梁、草滩、甘家沟、柳树垭一线车道,面包车时儿吃力的爬上陡坡,时而又几乎下滑似的下到谷底,好在开车师傅技术过硬,一路有惊无险。经过三泉自然村时,一大片芦苇展现在眼前,感觉尤似来到了南方的青纱帐里。路侧水渠边长有一溜儿蜡杆草,草杆上结有火腿肠般粗细,似蜡烛一样的果实,果棒儿红绒绒的。幼年时在老家的水库边曾见过一次,记忆中留存了三四十年的这尤物被意外的遇见了,人心里好一阵子兴奋。于是我顺手掐下来一大把,返回后给同车的几位每人几支,让在家的孩子们也分享一下我童年时期的宠物。  约13时半时分,车过三泉,下到宋坝河谷,再次蜿蜒上山,几经周折,14时许达武家坪村,终于远眺见了高耸于云端的铁山。

至武家坪村、太和庵即抵达铁山脚下。太和庵内塑王、赵二灵官神像,每年阴历三月二十五日逢会,热闹非凡。此处以往是青泥古道上通往鱼关的驿站,所以文物古迹累见不鲜。石磨盘、石马槽、断碑残垣以及古朴的民居一一进入游视野。铁山区域属于徽县嘉陵镇所辖的武家坪村,村里古老的太和庵佛教寺院,破败古旧的土木结构戏楼与几块隐约记载清代维修庵房戏楼的残缺的石刻见证了这一地区历史的沧桑。那半块由清代官员责令镌刻的教化地方移风易俗的“太和庵兴利除弊碑”依然还在庵檐之下。

太和庵的寺院背后正东方位便是铁山。铁山山顶部位生长着原生态的各种杂木,山腰整个由松树林缠绕,山脚地带则为广袤的山坡。坡上长满半尺深的牧草,夹杂着黄灿灿的野菊花儿与蓝盈盈的钱胡草药花。灌木上一些红豆般鲜红鲜红的果实,在万绿丛中彰显着诱人的色彩。上山的路径只有一条尺许小道,可谓真正的羊肠道儿,又完全淹没在森林之中且泥泞不堪。这小道儿是千年来由上山的人们在杂树乱石里生生用双脚踩踏出来的,小道依山就势曲曲折折达一二十里,若非两个小时,歇得几歇,一口气儿是断然无法登顶的。为了探寻青泥古道我曾领教过长途跋涉的滋味,但在这垂直高差几百米的山峰上攀援却是第一次。沿着这石栈小径走得几步已然气喘如牛,汗流浃背湿透衣衫。就在杳若无际的茫茫林海里挣扎着,人几近气馁绝望,脚步实在挪动不开手脚并用艰难地攀登时,柳暗花明一般眼前豁然开朗,铁山的顶峰突然展示在你的眼前。我们终于登顶了,终于登上了海拔1746米的青泥岭主峰——铁山之顶。

自巍巍然耸立在群峰之巅的铁山峰顶环瞰四周,只见密布青松翠竹的青泥、地坝诸山脉莽莽苍苍一片青翠,密密匝匝的森林将眼前的大山包裹地严严实实。铁山铁青着一副尊容俯视诸山,恰有“一览众山小”之情形,而青泥、地坝诸山俯身其下,如尊元首。山上冷风嗖嗖,雾气不时缭绕,白云脚下飘过,仿佛进入仙界天境。阵阵松涛入耳,又如金戈铁马奔腾而来。自王母殿后位置抬眼北望群山之外,金徽县城尽收眼底。触景生情,突然想起王安石《游褒禅山记》里“夫夷以近则游着众,险以远则至至少。而世之奇伟、诡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的几句话来。

铁山峰顶早先建有关帝庙、玉皇阁、祖师殿、魁星楼圣母殿、文昌阁、药王殿等历史悠久的宗教寺院,内有明朝礼部尚书胡潆奉旨寻访太极真人张三丰的题记,有清代张绶、张伯魁等几位知县名人的题记, 草丛里一块石碑上刻唐代诗人李白的《蜀道难》。铁山北峰建有两座大殿,庙宇皆用清一色石条垒砌而成,内塑西王母神像,正殿右侧一座石砌斋房为山上道士与游客提供住宿。南峰为玉皇顶,南北两峰相隔不足300米,却有百米高差。玉皇顶南天门是铁山最高峰,山顶阔约500平方米,靠南端建有玉皇神殿,虽然房屋破旧,但建筑工艺精良,衬托出了古时铁山香火的鼎盛。殿中央塑有玉皇神像,香案前有一眼脸盆口大小的清泉。至玉皇顶南侧 “南天门”处环顾四周,金徽县城、嘉陵江水、仙人雄关一览无余。悬崖峭壁下面有仙人洞,为庞道人修真飞升成仙处,高约2米,深1.5米,仅能容纳一人,洞外万丈深渊,令人头晕目眩。

然而这些都已成为了美好诱人的故事,都已成了历史的过眼云烟。

铁山的顶峰虽然是第一次登临,但因为是一座令人神往已久的名山,上山之前山顶的风物精致经过诗文图片的介绍展示早已熟记在心,故而亲临山顶后有一种故地重游的感觉。而被风雨剥蚀的已文字全无但依然矗立于荒草中的数块残缺古碑以及院落边被毁坏后遗留的几截残垣断壁,诉说着人间世事的凄凉与自然界的沧桑演变。眼见记载有历史文化信息的古碑被遗失在荒草中,眼见精美的陶塑蟠龙亦然散落在荒草中,我心里涌出几分欲哭无泪的悲伤、凄楚、失落。

“上有多难便下有多易”,经历半小时步行,17时时分我们一行人下到了铁山山脚。从太和庵下山有车道可通两大方向三个地方,左侧朝东可达至嘉陵镇的田家河村,中路向南可通达谈家庄,右侧车道向西可通至虞关乡。沿途林密草长,道路崎岖盘桓,不要奢望路况太好。沿途可分别遇见银杏古园、仙人关遗址、吴王城遗址。我们这次选择了中间一条通往嘉陵镇谈家庄的车道。车过黄路坪、庙坪、磨沟、老深沟,公路连接上了原先徽县城通往嘉陵镇火车站的老路。“5.12”大地震中被毁坏的伤痕累累的老深沟村房子已被人遗弃了,村子在的灾后重建时实行了整体搬迁,这里却成了一个让人们观察地震灾害场景的地方。

18时正,乘坐的面包车终于在几近垂直的山路上盘旋到徽县嘉陵镇。一屁股坐到镇子里的餐馆椅子上,才感觉到了真正的累与饿来。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附1:   《铁山铸钟记》    [清]邑进士  张绶

铁山在城南四十里,双峰卓起,时出云雨,其色似铁,因以得名。刘子羽谓蜀口栈道之隘,即此焉。自下而上约十里,路仅容足,步步险绝。悬崖清泉涌出,深可十丈余。环腹有洞九,石门一。其下为太平庵、虞关、青泥岭、嘉陵江,林壑奇峭,我徽一大观也。峰间旧有玉皇阁壝、祖师殿,创自宋淳化时。康熙戊辰(公元1688)有瀛虚道人,年百六岁,从崂山来。筑茅山巅,与其徒道人任永祥募化十方,累石伐木,大扩旧址,增建圣母、观音、文昌、药王各宫,猗欤休哉?道人亦异人哉?越数十年风雨弗葺,仍就倾圮。道人李元式能踵其事,相继重修,厥功大矣!今岁夏五月,信士太学生李逢时等,道人赵至善又购炭募铁,铸钟一、醮炉一、牌一。佥曰:“是可以妥山灵而迓神府也。”事既成,乞余为记。乃具始末,以铸诸碑,而系之铭曰:“铁山岩岩,奠兹徽邑。毓秀钟灵,文笔拱揖。神所凭依,遐迩波及。亿万斯年,休征永集。”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附2:        《登铁山》  [清]邑进士  张绶

环徽皆山也,山高何险绝!当南峙双峰,望之色如铁。鸟道与羊肠,层层势盘折。危梯架悬崖,飞湍声幽咽。上有千年松,蜿蜒对罗列。隐雾而吞霞,天造亦地设。怪石生其间,林腰藏虎穴。虎出张乃威,令人肝胆裂。下有武家坪,居民多朴拙。茅檐八九椽,半在山之凸。其西曰虞关,嘉陵江派别。万里通巴门,荡荡孰与诀?我闻宋吴公,兄弟何勇烈?破敌曾在兹,磊落千人杰。今我来铁山,步步苦据拮。计里五十余,除巇亦尽阅。我曾促晓装,骡困脚力竭。我曾数心期,谁能为我说?相逢一笑时,衣衫任宕跌。造物多闲情,低徊思往哲。底事久飘蓬,千载如同辙。我宿太平庵,晚凉罢炎热。风风雨雨凄,况复立秋节。本非薄俗尘,浊酒且怡悦。翘首望京花,缩地术难窃。话到夜初分,钟声远近彻。渺渺兮予怀,挥毫忘谫劣。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附3:             《应制铁笛诗》 张  绶

    西羌地接陇头水,朔管制作从兹起。后有铁笛老道人,谁知杨氏复米氏?米氏爱石不爱笛,此物何年来袖里?黝然古光如发硎,寒风飕飕随落指。泊舟将毋过青溪,造于三弄处近是。裂石穿云隐者心,按之寥亮有遗音。乐府歌声久销歇,杨柳梅花思不禁。拈笔自写《凉州曲》,瞻言桑梓一沈吟。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凌绝铁山览群峰 - 秦州雁 - 秦州雁语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