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何必把娃苦相逼  

2013-12-03 16:04:07|  分类: 长短韵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州雁

——评当代乡村教育的乱象

深秋时间,天气寒凉,绵绵小雨自天际悄悄降落。小雨洗净了小草身上的尘埃,洗净了大树身上的垢痂,镇压了路面浮土的轻狂,却打湿了求学路上学生娃娃的衣裳。秋风也似乎无聊,使劲揪掀着娃们单薄衣衫的衣角,把这可怜兮兮的娃娃周身扫荡。

雨滴儿你无论什么时候降落,风儿你无论什么时候吹过,自己都本来没有错,倒是人类有些功利的目的和势利的行为不怎么正确。

我们也曾经是小学生,我们也曾经在上学路上走过。

想当年每一个自然村落都有一个学堂,娃娃们可以就近读得书声朗朗。村学的娃娃读书只为认识几个汉字,外出不至于迷失南北东西方向。偶尔有一两位同伴精英,考入大学的神圣殿堂。全村人为他欢呼贺喜,我们也没感觉自己前途迷茫。大山本是祖祖辈辈坚守的家园,田野本是自己创造幸福的地方。三亩坡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并不觉日子过得有多凄惶。精英教育为社会选拔了精英,更为社会培养了劳力中的精壮。于是,粮食年年丰收,瓜菜有滋有味,物品价廉物美,生活有模有样。

谁成想,有一群人借着向西方看齐的幌子,把教育变作一份产业,以升学率来界定教育目和教育质量。借口优化教育资源配置,撤并村学校,集中办学堂。于是乎,暴风雪雨中,晨曦夜幕下,山间小道上,多了些小学生求学的奔忙。桑植县苦竹坪乡张家湾村,娃娃们踩着天梯上学堂。通海县纳古镇纳古小学小兴语,害怕迟到三更半夜上学堂。为陪孙子上学堂,几十里外租柴房。为上学堂受冻饿,为上学堂出车祸。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谁的错、谁的过?

为社会培养有文化的劳动者,应该是国家教育的大方向。想当年的精英教育,中学培养大学选拔的学子,无论从事什么行当,都是顶天立地的人才。我们也曾在农业学大寨的地头迎接县委书记下乡,我们也曾排演节目庆祝粉碎“四人帮”,我们也曾半农半读为生产队帮忙。我们没有大批量的教辅读物,我们也曾把大学考上,我们在而今的岗位上响当当。而今教育扩招下,大学生文凭一个总比一个高,能力一个倒没一个强。有外来媒体说的好,当教育被当做产业经营时,教育就无所谓质量可讲。

我们本来是土地的主人,我们能让土地生金能让土地生银,土地上饿不死大活人。试看当今的天下,昔日惜寸如金的土地,早已被撂荒的蒿草萋萋。大山的孩子背离了大山,土地的主人丢弃了土地。老人孩子留守家乡,耕作的镜头在田野几近绝迹。县乡村的公职岗位上,人头拥挤似飞蝗。教育的功利目的使农民的后代遗弃了土地,这社会若干年来必然是经济基础动摇,粮油物价飞涨。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