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鸡峰山《重修普贤殿碑记》反馈的历史信息  

2014-04-12 19:21:08|  分类: 历史星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6日,因故走了一趟成县鸡峰山,在二梁子普贤殿前见一古碑名曰“修普贤殿碑记”,落款年号“大周洪化元年”,文字内容有唐、明时期的历史信息。因感觉年号奇特不常见,回来即着手在常用年表上查找此年号而无果,后请教喜好金石研究的陕西同仁石总与陇南师专蔡教授,恍然而知此年号为清初“三藩之乱”时的吴世璠年号。落款“大周洪化元年岁次己未南吕望日”,若以正史年号标注,当为康熙十八年己未年,即公元1679年8月15日。“洪华”元年史上尚有1678年与1679年之争议,由这块“岁在己未”碑刻判断,当是1679年无疑。

蔡教授为我提供拓碑文字如下:

普贤碑记(篆额)

重修普贤殿碑记

阶成接壤之西南隅,有山曰“鸡头”,上有普贤宝刹,由来远矣。《旧志》:创自唐,踵于宋,而明为最盛。考厥遗址,飞栋凌霄,惊疑天半。曾不落人间烟火。每岁圣诞时,见□云缭绕于碧空,祥光闪烁于崖端,远近士女翘首而聚观者盖亿万计,真可谓峨嵋外第一洞天,终南里无二名山也。迩因烽燹,告警附近村落,凭高据险,相率而蹂躏者不可更仆,夫清净之府染以污秽。虽普渡如圣贤□□吐之,遂假以徉狂辈,毁厥像而火厥室,千年古迹荡然一墟矣。明明阳示亵渎之,过而阴启重新之功其在斯乎?八关会耆老宁守位,目睹心惨,商诸同会诸宾朋曰:“是殿也,距陇蜀之胜境,为阶成之具瞻,若废坠不庀,则山岳无灵,山岳无灵则间气不钟。”众慨然。採木甃石总其事,锱铢以募其赀。不逾年而宝殿以竣,围楼环槛,举可次第成也。二三襄工耆老乞余弁言以志不朽。余何言则亦言,其兴废之由,创替之自,以俟后之有心者,增式廓,加丹垩,结构而绵密之,未必非鉴古证,今之一助云。

成县城守副总兵官胡光升。文林郎知成县事杨朝进。随征官宁尚智。阶州守御所官蔡国琮。
    时大周洪化元年岁次已未南吕望日。

 “重修普贤殿碑记”石碑高1米,宽56厘米,记述重修普贤殿之因缘。正文凡12行,正书,字径2厘米,系大周洪化元年(1679)八月十五刻立。“大周洪化”是吴三桂儿子吴世璠年号,前后经历四年。这年发生“宁略兵变”,陕南、陇西及四川部分地方叛清投降吴三桂,略阳道光县志有载“宁略兵变”时,双方围绕嘉陵江航运和粮食,在略阳、徽县反复厮杀,地方县志记载欠详,《清实录》有零星记录。《阶州直隶州续志》(光绪十二年叶恩沛修、吕震南纂)记载:“康熙十五年,吴逆窃据文邑,一岁数征。士民星散,十室九空。十八年,贼由东路窜入川境,复掳人民大半。(《江志》)。十三年,吴山桂反,逆当盘踞成邑七载,蹂躏最惨。知县连登科遇难。十九年,我兵至,恢复。(《黄志》)”。《徽县志?大事记》(2004年版)“康熙十三年(1674)原四川总兵吴之茂响应吴三桂起兵反清,攻占徽州。期间多有骚扰,战事不绝。十八年(1679)冬,叛军被赶出徽境,时徽州百姓流散十之四五。”

经查阅资料而知,康熙十二年(1673)吴三桂自称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起兵反清,集结兵力20万,东攻黔湘,北攻川陕。四川巡抚罗森,提督郑蛟麟响应,一路攻取汉中,一路据守阳平关。十三年(1674)三月,清西安将军瓦尔喀等率兵从野狐岭直抵阳平关,擒杀吴军千人,收复阳平关。五月,清督统赫业直趋七盘关,大破吴军于关口及中子铺山下,进取朝天关。九月,吴将何德成反攻入宁羌。十月 参将陈应奎夜袭吴军营于宁羌,吴军败遁入山中。不久,吴将王屏藩劫略阳清军粮艘,复据七盘、朝天二关口,清廷令经略莫洛征蜀,莫洛檄陕甘提督王辅臣随军出征。莫洛进军至宁羌州后驻扎南校场,与王辅臣兵营仅二里之遥。腊月初四日,王辅臣以王屏藩断略阳粮饷为名,纠集军士二千人,直逼莫洛营,噪以马羸饷缺。莫洛在营中,尚不知王辅臣密谋叛乱,便亲自出营抚慰。王辅臣见莫洛出营,突发鸟枪,莫洛应声毙命。莫洛孤军遇变,全军瓦解。虽少数绿营坚持抵抗,而辅臣亲自督战,炮矢齐发,清军败局难挽,亦被迫投降。辅臣收莫洛标兵及运粮兵二千余人,通款吴三桂,宣告反清,发兵攻沔县,进略阳,史称“宁略兵变”。吴三桂闻报大喜,立送辅臣犒银二十万两,封其为“平远大将军陕西东路总管”。一时间番、汉响应,其势力大炽,吴三桂也亲自云南赶往陕西。十八年春(1679)清提督赵良栋与王进保分道入蜀,良栋自徽县复略阳,分遣裨将趋阳平关徇沔县,进保亦复凤县定汉中,会兵宁羌,进取四川。康熙十八年八月十五日时,成县尚在“大周”国统治之下,该石碑刻成一个半月后,当年冬季10月份,才被清军“解放”。 《阶州直隶州续志》的 “十九年,我兵至,恢复。”的说法就是有误了。

这块碑石以当时的地方伪政权年号做纪年,在历史上尤为罕见。碑石年号及碑文中的“迩因烽燹,毁厥像而火厥室”等语是对这一历史事件的很有价值的佐证。鸡峰山《重修普贤殿碑记》反馈的历史信息 - 秦州雁 - 雁语秦音

 
鸡峰山《重修普贤殿碑记》反馈的历史信息 - 秦州雁 - 雁语秦音

 

鸡峰山《重修普贤殿碑记》反馈的历史信息 - 秦州雁 - 雁语秦音

鸡峰山《重修普贤殿碑记》反馈的历史信息 - 秦州雁 - 雁语秦音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