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语秦音

雁语秦音话古今

 
 
 

日志

 
 

《徽县绅士良民被难碑》相关信息解析  

2014-10-15 19:55:43|  分类: 历史星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秦州雁

《徽县绅士良民被难碑》是大清徽县知县张伯魁奉朝旨为在抵抗白莲教军侵扰徽县时遇难的绅士良民刻立的表彰纪念碑。碑宽0.67米,高1.50米,厚0.17米。碑额纵向分两列楷书“奉旨旌奖”四字,碑名横行右起“徽县绅士良民被难碑”九字。正文纵刻16位遇难者姓名及遇难者村镇所在地地名,旌奖碑刻立于大清嘉庆十二年岁次丁卯年即公元1807年。碑刻内容如下:

奉旨旌奖

徽县绅士良民被难碑

大清嘉庆十二年岁次丁卯冬

监生

辅弼(任家门)  张奇节(晒金寺)   石怀珍(石家庄)

王钟灵(江洛镇)    程克明(高坎)   胡登科(胡家庄)

刘汉柱(江洛镇腰庄子)

生员

  庚(母家    何其(小泥阳)    家庄)

谢世(谢家庄)      (郭家庄)    儒(郑家庄)

杨柱(伏家镇)

                   民人

马自显(银杏镇)    马景援(银杏镇)

特授徽县正堂加三级军功记禄三次张伯魁建立

碑文与背景解析:

此碑内容虽然简单,但真实的折射出了一段徽县人抗击贼寇的不屈历史。清嘉庆十四年(1809)徽县知县张伯魁纂《徽县志》与民国十三年(1924)徽县县长董杏林主编、赵钟灵修纂《徽县新志》及梁晓明主编2003年出版的《徽县志》对清代嘉庆年间波及陕、甘的白莲教起义均有记载。

张伯魁《徽县志.建置志.坊表》记述“绅士良民碑,在东市上。嘉庆十二年奉敕为被难绅士十六人立。

张伯魁《徽县志.人物志.忠义》记述:

郭杰,庠生,永宁里人。嘉庆四年(1799),邪匪蓝号贼入境,杰闻警,负母奔避。与贼遇,执之使随行,不从。贼杀其母,杰扑贼詈骂,遂被害。

杨桂蕊,庠生,栗亭里人。贼执之随行,桂蕊责以大义,正色詈骂。贼怒,斩其首,碎剁而去。

辅弼,监生,栗亭里人。张奇节,监生,王所人。同日被执,俱以骂贼,不屈遇害。

,庠生,崇信里人。闻贼至,携妻遁,中途遇贼被执。夫妻大骂不屈,同受害。

马自显、自强,银杏镇民人。侍父病于家,被贼缚去。自显弟兄痛骂不绝口,贼怒肢解,时四月二十日也。

谢世萼,庠生,丰润里人。遇蓝号贼至,被执。以刃胁之,世萼无惧色。贼以书生责其代写伪示,免死。世萼大骂日:“我腕可脱,岂能为尔书示从逆乎?”贼乱矛刺之,至死骂不绝口,时四月二十八日。

王钟灵,监生,王所人。六月初八日,白号贼入境被执。灵立而诟骂之曰:“吾岂从汝为贼耶?”。大骂不绝口。贼怒剜其眼,又剁两手,斩之,携其首去。

何其濂,庠生,地坝里人,贡生宗夏子。宗夏病笃,不能行。五月二十二日,贼至其家,何其以身卫父不去。贼杀之,竞宥其父。

母庚、石怀珍,庠生,大门里人。郑儒,庠生,西市里人。皆于二十二、二十三日被胁不从遇害。

程克明,监生,中川里人。遇贼伙杨开甲入境,逼令随行。克明骂贼不从,被害。胡登科,监生,泥阳里人。贼伙冉学胜入境,逼令随行。登科大骂,贼以乱矛扎死,是嘉庆五年(1800)事也。

刘汉桂,监生,王所人。被余逆裹至下寨子,逼令随从。汉桂大骂不屈被害,是嘉庆六年 (1801)事也。事闻,奉旨奖恤,俱载入国史。九年钦奉案内经知县张伯魁以绅士、良民遇贼被害申详请督藩宪咨部,奉旨:郭杰、杨桂蕊、辅弼、张奇节、苏、马自显、马自强、谢世萼、王钟灵、母庚、石怀珍、郑儒、何其濂、程克明、胡登科、刘汉桂准予人祀郡城昭忠祠。十二年又准部咨,树碑于本县通衢。”

焦楫,武庠生,素以膂力自雄。邪匪之扰,楫率民勇防堵城池,督修堡寨,以功署为把总,嗣经总督松赏给六品职衔。挑随大营,数杀贼,贼皆畏之。嘉庆五年(1800)六月,贼队武金柱等,将迫城下。楫等壮勇侦贼,抵北门外山神祠旁,猝与贼遇,楫夺其路而击之,连毙二贼。贼绕后出刺之,被贼抉舌剖胸而死。事闻,照例恤赏。十二年(1807)复奉兵部行查,经知县张呈详督藩宪题请补入昭忠祠。

 杨廷元,监生,地坝里人。嘉庆三年(1798)五月,邪匪初窜入境。廷元遇贼痛骂,不为贼屈被害。陕城总督宣匾其门日:“捐躯秉义。”

李逢时、王仲贤,监生。皆骂贼不屈死。

朱天成,邑庠生。嘉庆三年(1798)五月十四日,遇贼于李家坝。贼迫之随行,不屈被缚。又有贼从旁劝之:“若书生也,可用,复释之!”天成仰天叩首,大呼杀贼。日:我死于此已!”贼众戕害之,投其尸于河。数日,贼踪渐远,门人为之藁葬焉。

王佰斛,字龙文,邑廪生,永宁乡人。嘉庆已未(1799)冬,邪匪入境,举家避难于三泉山。先与家人约日:贼至即自裁,弗伤贼手。未几,贼果搜得之。其子荟翼出拒为所裹,佰斛悉驱家人投崖。自持白梃与贼格拒,颇伤贼众,遂见害。时天大雪,妻宋氏受伤,闷绝雪沟,一日始苏。其女、媳冻饿累日,贼退始扶宋归。宋哀不自胜,遂卒。逾月,二子自贼所脱归。为蒿葬其父母焉。两当罗锦诔曰:“媳女濒死而得不死,二子几亡而得不亡。殆天鉴其守义,而默佑之乎!”翼,丙寅(1806)学使马科取人庠。

增荣,庠生,佰斛从弟。举家避贼于三泉之高坡。贼迫山下,矢石并攻。增荣侃然骂贼且日:“我有老节母,弗可惊也。”未几,贼冲上山梁,增荣与弟增辉拒贼。贼众怒甚,乱刃击之,坠崖死。其母宋氏、妇黄氏、媳牛氏,俱不辱于贼被害。一家死难者十一人,惟孙楷及幼孩等滚落山崖得免。楷亦丙寅(1806)入庠。

佰男,庠生,伯斛堂弟。贼裹行数十里,计脱之,为贼所觉,被害尤惨。

张元醇,庠生。骂贼不屈,被害。

张兆泰,庠生。守母丧,父又老疾,贼至不去。父子俱被害。

贾同星,监生,与贼斗死。

文振甲,儒士,与贼力战而死。

魏必明,年十七,背负祖先神牌并书本,避贼。贼遇以为货,夺之。必明骂甚厉,贼怒刺其目出睛,复以乱矛戳死。  

张元醇以下诸人,见河池志灾所记。检阅嘉庆八年(1803),入祀昭忠祠旧册,有寺合头阵亡乡勇一百二十四人。张兆泰、贾同星、张元醇三人名在册内,盖当时统入乡勇册申保也。其余一百二十一人,人数过繁,事实亦无可考故不列。

乡勇熊奎,徽县旧城里人。有膂力,善舞长矛。少与无赖为伍,乡里薄之。邪逆滋扰,巩昌郡守朱尔汉领兵御贼境上。奎充乡勇以自效,朱甚倚重之。寻以武家坪杀贼立功,赏与顶戴,自是拨入大营随征。总兵吉兰泰扎营龙鳞桥,贼党张汉潮猝至。奎身先士卒,备冒锋镝,遇知名贼皆手刃之,以功加六品衔。甘肃布政使广厚调奎随营从剿,岷州之什川中寨子、秦州社棠镇数接仗,以杀贼立功。奎素性勇锐无前,贼众皆知其名,甚惮之。蓝号贼张世龙等剽掠新寺镇,广、吉率大兵围剿,奎冲突贼阵,斩获贼目首级以献。督帅甚喜,许以功。闻时有忌奎者,绐之日:“临阵必擒活贼,若日以首级献,其谁不能!”奎应日:“明日擒以付汝。”是夜,贼众窜据东山之巅,势极峻险,广厚分遣将队,乘月夜击之。甫抵山下,奎挺身直上山梁。贼望见,驰两骑,狂奔来拒。奎以横予刺其马,两贼俱倒地。奎遂下马缚贼,跃而走。俄而后贼拥至,乱矛夺其缚。奎力与格斗,身被数十枪而死。大兵相距才百步,不及救。时嘉庆五年(1800)五月十三日也。事闻,天子惜之,赐恤以葬。

乡勇袁美、善修城、袁登花、锁喜隆、郭谋舒、伏娃子、吕三娃、王有功、袁起功、袁登仓、张跟午、柏天祥、袁秀朝、锁进强、张麻物、刘国仁、杨大贤,皆邑之壮士也。嘉庆三年(1798),邪逆窜入甘境,四野焚掠。县官募集丁壮,治城壕,修器械,昼夜巡逻。美等充乡勇御贼,自春至冬贼屡至,城市保全,乡勇之功居多。贼势渐炽,督帅恒挑选丁勇,分守要隘以扼贼冲,亦间随官兵杀贼立功。四年五月,蓝号贼数窜入南城,官兵击之,贼四散溃去。麻沿河为贼冲斥之地,督帅派令美等率领壮勇六百人堵御。至则贼已分扰焚劫,美等与贼抵拒,各当一面。鏖战自午至夕,贼大败,窜走村外,横尸蔽野,杀获贼匪三百余。美等奋勇无前,直入重围,凡同时拒贼而死者十七人,是月二十四日事也。有司上其事,奉旨照例恤赏。”

梁晓明主编的《徽县志.兵事记略.白莲教在徽县的活动 》记载:

    清嘉庆(17961820)初,四川、陕南、湖北一带白莲教活动频繁。嘉庆三年(1798)5月13白莲教军由两当县进入徽县南乡虞关的梁家坪、武家坪一带活动。徽县四乡村民避乱进人城中者3万人。15日白莲教军渡白水江,沿略阳东去。自此白莲教军多次来徽境活动。

    嘉庆4年(1799)正月,白莲教首领张汉潮率众经礼县、西和、成县进入徽境。27日进入江洛镇,28日至榆树坝,29日至卜池峪、太白垭,30日至柳林韩家湾。48日白莲教进攻徽县城,远近乡民逃入县城躲避者近l0万人。白莲教军扎驻城下,方圆十里,尽白莲教人马。老百姓携子女逃入山林中,因怕子女啼哭被发现,有将子女溺于水中或勒死于山林中的。白莲教围城3日后撤退。18日又自蔡家坡进入县城郊东河坝、旧城(先农村一带)等地,28日白莲教才撤出徽县境。5月,清军将领松筠统大军进驻徽县,白莲教军受阻。27日白莲教军由栗亭南撤,经高能坎、姚家坪、扎驻武家坪。布政使张广厚和河州总兵吉兰泰(骁勇有名,人称吉老虎)率清兵追剿。白莲教军以布为桴,渡白水江撤回略阳。611日白莲教部分人马又进入横川,l2日进入大河店乡小地坝。15日渡白水江撤出徽境。  

    7月,为防侵扰,松筠下令各处修建堡垒,徽县由袁俊章、马抡、李瑶等带头修筑,全县共筑防御工事堡子l64处。冬12月,白莲教军由陕西略阳北渡嘉陵江西进秦陇。徽县南虞关守将安萧道亨防守不力,被白莲教军劫洗了军营,兵溃失印,亨被治罪。29日白莲教军从虞关至王家沟,禀生王百斛、王增荣全家被杀。朝廷怪罪秦巩提督吉兰泰剿灭不力将其革职,派蓝翎侍卫庆成来巩昌协助剿灭白莲教军。

    嘉庆五年(1800)2月6,白莲教军进入徽县栗亭,南经陡头坡出徽县境,后又绕道侵扰思义川。6月5,白莲教军数千人,进入长峪(石佛、王庄等地)一带,又从北向南,分兵占据海龙山、漫牛坪等地。清兵总督长龄率兵驻扎伏家镇横渠,分兵击败白莲教军。9日白莲教军由北南来,武生焦楫等率团勇刺探消息,被白莲教军杀死在城北山神庙旁。16日适逢暴风雨,雷电交加,白莲教军两万余人突袭伏家镇清兵大营,游击台清阿以下军官战死l7人,士兵阵亡千余人。四川籍将领富成,带数骑人马与白莲教军相遇,力战受创,马陷于稻田而被杀。18日经略额勒登保列阵椒山,派恒将军率军镇守虞关防止白莲教军再次北上,并派穆克登布率军由徽县、两当进攻天水境内的白莲教军,白莲教军败退出甘肃境。88日,额勒登保在徽县城北门外安营扎寨,白莲教军再未犯徽。

文史价值评述:

碑文记载了清代嘉庆初年白莲教的举事,为佐证《徽县志》有关“教匪之乱”的记载提供了实物依据。碑文上关于死难者的籍贯记载,有助于后来人对徽县地名演变行政区划演变的研究。“徽县绅士良民被难”与“奉旨旌奖”碑额,有助于后人了解白莲教举事中徽县这段历史的本质,了解朝廷代表的官方对死难百姓的抚恤态度,有助于人们唯物的看待历史问题。

   政治评述:清代嘉庆初年的白莲教,虽然传统的教科书上将其作为反抗清廷政治统治的义军、义举而歌颂,但纵观这些客观的历史记载,白莲教军所过之处在与官方为敌的同时又对平民百姓多焚杀掠夺,危害一方,其举事也就谈不上有多少正义性,其最终的失败必将不可避免。无论哪种政治势力,维护了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其行动活动自然深得老百姓的拥护支持;一旦损害老百姓的利益,纵使其与官方统治者为敌,其行为也绝不会得到老百姓的支持。因此,官方史志将白莲教举事称为“教匪之乱”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2014年10月15

《徽县绅士良民被难碑》相关信息解析 - 秦州雁 - 雁语秦音

 

《徽县绅士良民被难碑》相关信息解析 - 秦州雁 - 雁语秦音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